English|中文
官方微博

“净空”展览于6月14日在凤凰艺都上海红坊空间开幕

来源:
   
  
   
20世纪的抽象,是对长期以来西方写实传统的叛离,更是西方现代艺术潮流的重要组成。20世纪的抽象,是从形式语言到观念思辨 的关键环节,也是艺术从外在表达走向内心精神的嬗变过渡。这一时期出现了许多重要的艺术家,有的在形式语言的创新上脱颖而出,有的在观念思辨的深邃上竭尽全力。而在中国,抽象曾经是30年代上海时髦艺术青年的艺术口号,只至80年代才又被先锋艺术大张旗鼓。事实上,中国缺乏抽象的传统,意象也是东方思维的真实体现。即便抽象一度作为解放思想和引西润中而被积极引进,但是在中国当代艺术创作中的广泛实践仍有待时日。到了70后登堂入室之后,抽象艺术才有了一定的转机。有些评论家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先天不足,必须补上抽象艺术的这一课,另一些说法则认为中国传统中也存在着抽象性,抽象艺术的抬头也意味着对传统的激活。实际是我们无法将这些抽象艺术和之前的简单地划上等号,像王光乐的作品更多地是对时间的个人刻度,甚至具有日常经验和个人记忆的成分,作品更混淆了具象和抽象的范畴,逐渐游离为个人化的艺术标记。


  这几年,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青年艺术家开始以抽象性的创作扬名立万,使得抽象的创作演化为某种显性的现象。从更深层次的角度加以观察,我们不难发现年轻一代更加个人化的倾向,这使得一部分青年艺术家希望借助自己的创作与生活现实拉开距离,而随着近年来艺术“本真性”的回潮,对艺术规律和内部发展逻辑的探求也使得抽象性创作似乎要“卷土重来”。如果我们再以“后抽象”或者“新抽象”来命名这些创作显然毫无意义,因为在我看来所谓的抽象更像是他们的自主选择和创作态度,而不仅仅是过去停留在形式语言或者观念思辨的层面。为了向大家展示这样的方向,我们特别邀请了蔡茜、迟群、戴丹丹、彭博和钟锦沛来参与本次展览。本次展览是我和凤凰艺都在青年艺术项目上的二度合作,不仅参展的艺术家更加年轻,而且也希望展览更具有实验性。我们共同认为本次展览不是抽象创作的作品展出,而应该是抽象态度的某种试验场,因此除了平面作品外,展览将增加一些立体作品或者现场创作的未完成状态,将抽象的多种可能性展现出来。感谢五位艺术家的激情参与,我想这才是青年人想做而且应该做的。正如展览题目“净空”,只有做到净空,才能收获充实!